重点:下载手机APP更方便【APP随时想看就看点击下载APP】;搜索不到想要看的剧集,可以留言影视剧名称+求片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重点:下载手机APP更方便【APP随时想看就看点击下载APP】;搜索不到想要看的剧集,可以留言影视剧名称+求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 Ashley,编辑 于华东。想看就看经授权发布。

《庆余年》最令人上头的,是反差魅力。

集结了7位国家一级演员、4位国家话剧演员,大IP大制作,颇有正剧品相。真正点开后,老戏骨竟然在一本正经的搞笑,男主没开金手指,剧情紧凑、节奏不拖沓,堪称解压爽剧。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妙就妙在这种反差魅力,剧如此,演员亦如此。

剧中是“深V诱惑”的庆帝,剧外是“入戏很深”脱口而出“朕没有”的陈道明;剧中是范闲头号“事业粉”陈萍萍,剧外是以为自己要反串的吴刚。

#为什么弹幕说郭麒麟是郭德纲儿子#、#陈道明入戏很深#、#吴刚以为陈萍萍是反串#、#二皇子可爱#等等《庆余年》剧里剧外的相关话题每天都在花式承包热搜。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而如今,真情实感追剧的观众,已不满足于讨论剧情和演员了。在等《庆余年》更新的漫漫长夜里,他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剧集主创,以及剧集后续制作问题。

《庆余年》编剧王倦率先出圈。“倦你没有心”、“倦你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成为新的流行语。新词“可爱死了”,专用以形容王倦笔下“你觉得可爱的人都得死”:当观众觉得一个配角可爱了,下一集他可能就死了。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这还不够,王倦又给出了高能预警:“后面所有的依靠最后都变成阻力,要做的所有事都被压着,被沉着,所以这是悲剧内核,不是爽文。”

人物“可爱死了”;剧,爽完笑完,就该哭了。

“幽默感是来自人物的”

“这个陈萍萍呀,那是妖星下凡,天生异相。”京都第一书城,郭麒麟饰演的范思辙,正在阎鹤祥开设的德云社“庆余年专场”听陈萍萍的故事。

在说书人的描述中,鉴查院院长陈萍萍是个“双目之中又生三目”、“面似门板,拳似锤胆”、“血盆大口”、“每天晚上都要到北齐的军营之内,吃掉北齐军丁数十余人”的奇人。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而镜头一转,传闻中“北齐单骑千里行”的“狠人”陈萍萍,却是坐着轮椅被侯公公推出场的。除了年龄稍长,容貌与常人无异。一上场就疯狂甩锅的陈萍萍,撒起谎来也是面不改色,强行碰瓷从未出现的大宗师四顾剑,让范闲与林珙被害一事彻底撇清关系。

“我们最初诠释的时候都希望厚重话题轻松讲。‘轻松讲’貌似很简单。《庆余年》从庆帝到范思辙都是有喜剧色彩的。你俯瞰人物就可以看到,幽默感其实是来自人物的。”

《庆余年》不是一部单纯意义上的少年励志成长的“大男主剧”,而是集结全明星阵容的古装群像戏。

剧中除了陈萍萍,“范闲背后的男人”还有“深V诱惑”的庆帝、“莫得感情”的五竹、一毛不拔的王启年……每个角色都个性鲜明,自带萌点。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对于人物的塑造,王倦对要求甚高:“每一个角色出现,要让观众认识、记住,哪怕话不多。如果群像戏,人物第二次出来你就想不起来是谁,那是我失败。”

诚然,王启年第一次出场,就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向进京的范闲奉上“京都胜景堪舆图”,毕恭毕敬的态度极易让人认为他是个溜须拍马、一心向往飞鸿腾达的官员。然而下一秒,他就露出精明商人的马脚:“承惠,二两银子”,并且号称图是自己绘制的最后一幅了,深谙“饥饿营销”的套路。

个性鲜明的各色人物也自带笑点,多处反转也形成了喜剧效果。同时,《庆余年》还有“内库”、“范思辙”这样的谐音梗,利用现代思维与古代文明的碰撞制造笑料。摆脱沉闷压抑,制造轻松解压的喜剧氛围,符合当代观众的观剧需求。

“这是悲剧内核,不是爽文”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范闲醉酒狂放、朝堂念诗,全程高能。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犹如舞剑一般。掷地有声的百余首诗词,脱口便如剑出鞘时锋利飒沓,背诵时又如舞剑般行云流水。这样的高光时刻,带给观众的是酣畅淋漓的爽感和燃感。

而王倦回味祈年殿斗诗却表示,那一刻的范闲,是孤独的,思及古今、思及传承、也思及个体命运与宏大的时代:“他孤独了这么久,此时骄傲而思念。最难忘的世界,回不去的世界,这一刻和他梦魂相连,这些诗词,是给这个时代的,也是给他自己的…哪怕只剩一个人,依然会有传承……”

在喜感、爽感包裹下,《庆余年》的故事内核却带有浓重的悲剧色彩。在读原著的过程中,王倦就认为《庆余年》“并不是爽文”。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以一个文学青年的视角叙述古代故事,以当代价值观烛照虚构的古代时空”,这是《庆余年》出品方、联合承制方腾讯影业和新丽电视在筹备之初就确立的主线。而现代思维和古代制度碰撞,注定激发矛盾冲突。一如王倦所说:“前一半所有的光环都在范闲身上,但后来一个个光环被抽走,他要面对最冷酷的世界。”

《庆余年》的沉重,来源于带有现代意识的范闲,从独善其身到挑战全世界,对等级森严的社会发起反抗。

范闲是加缪笔下“坚持奋斗、对抗人生的荒谬”的那一类勇士。在他身上,闪烁着人性的光辉。而生不逢时,觉醒的理想主义者注定是孤独的,是“江湖夜雨十年灯”,无处可诉的衷肠。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这种悲剧色彩,在已播剧集中初显端倪。

滕梓荆之死,及众人口中“死的不过是个护卫”的轻蔑,压倒了范闲,坚定了他留在京都、改变现状的决心。王启年貌似贪婪好利,实际上早已觉察到社会的沉疴,自白“天生惰懒,融不进这时代”,却甘愿为范闲冒险,支持这位觉醒的理想主义者。冷静面孔下燃烧着炽热灵魂,《庆余年》中像范闲、滕梓荆、王启年这样的小人物,不一而足。

面向更大圈层,感染更多人群

长期以来,男频IP的影视化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而2019年,《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等剧的播出打破了这一魔咒。

“突袭”的《庆余年》几乎零宣发,低调上线却掀起观剧热潮,连续霸占猫眼网络剧全网热度榜第一、Vlinkage网剧播放指数榜第一、艺恩剧集播映指数排行榜第一、灯塔热度排名第一。而巧的是,在各个社交热度榜单上,与《庆余年》呈现胶着状态的《从前有座灵剑》《第二次也很美》,也都是腾讯影业出品的项目。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匣剑帷灯,良心剧的光芒遮掩不住。

从400万字的小说到“五年三季”的影视剧,《庆余年》影视化这个大工程,始于2017年。

尽管腾讯影业对于《庆余年》的版权从2018年3月开始生效。但在2017年,腾讯影业就与前版权方沟通了共同开发事项,提前筹备剧集。再加上对内容有品控能力的新丽加入,以及IP源头阅文的入局,而后随着核心主创和主演确定后,项目正式进入影视化阶段。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作为历经十年的超白金IP,《庆余年》结构庞大、支线繁杂,影视化难度颇高。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曾在采访中表示,在编写剧本的时候缺少长远的架构和全盘的规划使得目前国内市场上很多续集都留有遗憾,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庆余年》上,腾讯影业从一开始就确定了“五年三季”的规划,分解原作,规范每一季的主要内容。希望通过充足的制作周期,耐心打造精品,以不辜负粉丝长久的期待。

《庆余年》导演孙皓对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透露:“第一季是人物出场,我认为开篇挺难的。人物出场,范闲就是猜,谁是后面要杀他的人,以及母亲死在谁手里。”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从阅文的IP源头到腾讯影业的影视化改编,腾讯影业一直在坚持“不孤立做影视”的思路,打通《庆余年》的剧游联动。区别于早年的单纯授权模式,在影视化改编的同时,《庆余年》游戏的开发也已同步启动。腾讯影业副总裁、《庆余年》总制片人陈英杰就曾表示:“腾讯在构架《庆余年》IP时,剧、影、游都有全盘考虑,在影游联动上面,我们也希望做出标杆来。” 

小说《庆余年》的创作,经历了十载岁月,沉淀了无数书粉的情感。而腾讯影业对《庆余年》的再开发,又扩容了这种情感:面向更大的圈层,感染更多人群。

《庆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剧内核

以当代价值观烛照虚拟的古代时空,厚重故事轻松讲,《庆余年》也满足了孙皓和王倦“感动自身又感动观众”的标准。豆瓣8.0的高分,观众对剧集相关话题的热情,都证实了《庆余年》是一次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的,有价值的IP打造实验。

“好的作品,是一切信心的根基。”呼唤诚意的时代,一部好剧就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宇宙,优秀的主创和出品、制作公司也值得广泛的关注。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0 31200.cn  E-Mail:管理员邮箱:admin@31200.cn  

观看记录